煌煌京洛行

编辑:热浪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5-29 17:37:43
编辑 锁定
《煌煌京洛行》是曹丕对战国和汉初的人物进行评价的一首诗歌,表明了诗人的立场和观点。
作品名称
煌煌京洛行
创作年代
魏晋
文学体裁
汉乐府
作    者
曹丕

煌煌京洛行作品原文

编辑
夭夭园桃⑴,无子空长。虚美难假,偏轮不行。
淮阴⑵五刑,鸟尽弓藏。保身全名,独有子房⑶。
大愤不收⑷,褒衣⑸无带。多言寡诚,抵令事败。
苏秦之说,六国以亡。倾侧卖主,车裂固当⑹。
贤矣陈轸⑺,忠而有谋。楚怀不从,祸卒不救。
祸夫吴起⑧,智小谋大,西河何健,伏尸何劣。
嗟彼郭生,古之雅人,智矣燕昭,可谓得臣。
峨峨仲连⑼,齐之高士,北辞千金,东蹈沧海。

煌煌京洛行作品注释

编辑
⑴园桃:《诗》云:“人之云亡,邦国殄猝。汉室灭矣,园桃无子,所为作也。“
⑵淮阴:指淮阴侯韩信。"汉初三杰"之一,为汉朝开国立下汗马功劳,后被吕雉杀害。
⑶子房:即张良,"汉初三杰"之一,功成隐退,身名全保。
⑷大愤不收:此指三大愤不收:何进欲尽诛宦官而败,何进被杀;袁绍发病捕诸宦者,无长幼,皆杀之,得一时之快而至董卓得肆其毒;王允既诛董卓,使皇甫嵩领其众,因李傕等求赦而赦,终至兵连祸结。
⑸褒衣:褒,大裾,言著褒大之衣、广博之带。
⑹苏秦:,战国人,合纵六国,为纵约长。《战国策》记载,苏秦封武安侯,相燕,阴与燕王谋破齐,共分其地,乃佯有罪出奔,入齐,齐王受而相之,居二年而觉,齐王大怒,车裂苏秦于市。
⑺陈轸:战国时期楚国人。秦王使张仪说楚王,秦愿以商於六百里地与楚国交好,使楚与齐绝交。楚怀王非常高兴地答应了。群臣皆贺喜楚王,唯独陈轸看出这是秦的反间计,不主张接受秦商於之地。楚王不听。后秦齐共攻楚国,楚大败,不得已割两城以求和。此处暗喻陈琳。
⑧吴起:战国时期法家、军事家。初事鲁,后事魏。魏武侯即位后,吴起因不受信任又投奔楚国,被楚悼王任用为相,仅一年便创造了“南平百越,北并陈蔡,却三晋,西伐秦”的显赫成就。楚悼王刚死,吴起便被众多宗室大臣追杀。尽管他临危仍显智谋,趴在按礼教神圣不可侵犯的故王遗体上,还是死于雨点般射来的乱箭之下。此处暗指何进,参考曹操薤露行
⑼仲连:即鲁仲连,齐国高士。帮助田单攻下聊城却拒绝田单给他封爵,遂逃隐于海上。

煌煌京洛行作品赏析

编辑
孟子云,不信仁贤,则国空虚。此则诗人咏京洛之微意也。《魏风》园桃,尚有实可食,本诗园桃,并无子而空长。忧心歌谣,亦魏文篡汉,托为《黍离》之作也。
通过评价历史人物,表明了诗人的立场和观点。前四句直言虚美者多败,表明人才应具有真才实学,而不应徒有华丽的外表。五至八句论韩信与张良之事,通过对比表达赞赏张良的态度。九至十二句言行事不能太极端,物极必反,反则受其乱。十三至二十四句通过评价历史人物的功过是非,从不同的侧面补足前意。末尾句赞扬鲁仲连,与前面赞扬张良形成了呼应之势,至此也表明了诗人的人生态度。[1] 

煌煌京洛行作者介绍

编辑
曹丕(187-226)字子桓,曹操长子,是建安文坛的领袖人物。曹操死后,袭位为魏王,行九品中正制。建安二十五年称帝即位,即魏文帝,都洛阳,国号魏。爱好文学,多与同时文人交往。其诗多反映贵族生活和感情,形式上则颇受民歌影响,语言通俗,描写也较细致;他的《燕歌行》是现存最早而且艺术上很完整的七言诗。所著《典论· 论文》,是我国较早的文学批评著作,有《魏文帝集》。
参考资料
  • 1.    曹操、曹丕、曹植.三曹诗集:三晋出版社,2008年10月:45-47
词条标签:
诗词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中国文学